泰国情降法事_情降-泰国情降

被奶奶流产婴灵纠缠的孩子!

说说国内看事师傅的事吧。
同样很神奇。

这几天泰国师傅算命的时候,
算到好几位身上有仙缘跟着的。(泰国师傅不说仙缘,是说,有蛇,狐狸等等动物跟着,我用中国说法来解释。)

有仙缘跟着的亲,统一特征就是不顺,各种不顺,工作,感情,事业,婚姻,身体也不好。
身体不舒服,去医院还检查不出什么,吃药打针还总不好。莫名奇妙的暴躁,想吵架。
工作不顺,总赚不到钱。
婚姻要么总遇见渣男,要么总错过好的,要么就是结婚了整天吵架离婚。(其实身上跟着婴灵,或者冤亲债主的也会有这种表现)

身上的仙,就是想让你听他们的,不让你好,非要逼你出马,你自己才能好起来。
我说的不是专业术语,因为我也不是很懂。
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昨天算命的时候,有个姐妹说自己身体很不好,小病不断,工作感情都不好。
自己在电信上班,别的人一个月就转正了,可她连着做了5个月没转正,连工资也没发。

师傅说,因为她身上的仙想让她看事,所以就是让她工作不顺。(当然泰国没有出马这种说法,但是意思是一样的。泰国也有很多这种能上身的师傅,后面会扒到。)
我之前听我妈妈说,姥姥村子里,有个40多的女人,
公公去世了,公公赖他身上不走,非要叫她出马看事。
她不愿意,她公公就饿着她,不叫她吃,不叫她喝。
没办法,她后来就出马给人家看事了。

07年附近,我姐姐的同学,说她亲姐姐,在某地做生意,有个女师傅,看事看的特别好,她自己也想看看,问我们去不去。。。
我们肯定去啊。
先起名字,我姐姐就是姐姐,她同学就叫张姐吧。

选了个周末,张姐的老公一大早开车带我们去了。
那个师傅不在我们市,开车要三个多小时。
张姐夫貌似舍不得走高速,
颠了三个多小时才到。

张姐说,师傅就要一盒红皮的烟,加10块钱。
我们每人小商店买了盒烟,就去了。
师傅家进去是普通人家的四合院。
还有邻居抱着孩子聊天。
很普通的人家。

师傅叫我们进了偏房。
师傅就是我们本地的农村女人的造型,比较发福。现在都记不清楚要长什么样子了,但是不面善。。。
问我们要来看什么,我跟姐姐是看财运,张姐说,自己家的孩子身体不好,看看孩子的事,然后老公生意怎么样。

然后师傅上了三柱香,拆开了一包烟点上,眼睛往上翻了翻,嘴里咕噜咕噜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
第一个问我姐说,你小时候在你家门前子(就是门槛的意思)上玩的时候,把脚脖子崴了,你还记得吗?
姐姐说,记得,很小的时候。
师傅说,你妈在家供的菩萨,是吗?在你家里间屋里。
姐姐说,是的。
师傅还说,你后背上有个痣,是吗?
姐姐说,我看不到。
师傅说,那叫他们给你掀起了看看。
张姐夫不在,我们就帮姐姐掀衣服看,果然有。
师傅说,你这个痣压着你,你就会过的很累。
回去点了就行了。
你一辈子也不会缺钱。
明年会破财,你叫你老公别往外借钱。
还说了很多,确实说的很准。
具体我忘记了。

该说我了,说的也特别准,超级准。
然后说张姐。
张姐说,孩子身体特别不好,总生病,也不好好吃饭。倒是很听话。
师傅说,孩子从小跟着你婆婆,是吗?
张姐说,是,上学才接到身边。
师傅说,你婆婆年轻的时候,打了两个孩子(就是流产两个孩子的意思),打下来直接扔猪圈里去了。这两个小孩跟着你儿子。你儿子身体不好,都是这俩小孩的原因,没别的毛病。
张姐说,我不知道这事。
师傅说,回家问问你婆婆就知道了。

(确实也是,自己家婆婆怎么会跟媳妇说,我年轻的时候打了几个胎,扔到哪里了。。。)
然后师傅说,下个月几号你过来这里,一会我告诉你需要带什么,弄好了你儿子就好了。

临走前,师傅叫儿媳妇给张姐了一个纸,上面是清单,说要买鸡啊,鱼啊,肉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后来我们就回去了,先去了张姐家,张姐是老师,住学校里,他儿子正在跟好多小孩在操场上玩。
他儿子比那些小孩略高。
但是特别瘦,可以用面黄肌瘦形容,站那里一股风就能吹倒的节奏,头发是黄色的。
当然不是染的,是营养不良的那种。

张姐和张姐夫都不是黄头发,根本没可能是遗传。
 
 
又过了几天到师傅说的日子了,张姐夫开车拉着我们去师傅家。
路过市场我们就去买清单上列的东西。
鸡是要尾巴上带什么毛的公鸡,鱼要多少斤的鲤鱼,猪方子肉。还有多少布,还有多少红绳,还有大馒头。
七七八八的花了六七百块钱。

然后到了师傅家,师傅家那天很热闹,人特别多,师傅就叫我们把东西放院子里。
院子地上已经堆了一堆活鸡,还有一大盆子活鲤鱼。
就是我们小时候洗澡用的那种大铁盆。
那一大盆子鱼都冒尖了。

据说那天是和观音有关系的日子。
再后来做了什么法事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我实在太困了,在车里睡了。。。

后来跟张姐一家吃过顿饭,她儿子也去了,看起来比那一次见面壮实点了,能安安静静的在桌子前好好吃饭了。
我后来很少回家,也没再见张姐儿子怎么样了。

后来我姐说,听师傅邻居讲的,这位女师傅,四十多岁就出马了,在家没病没灾的忽然疯了,疯了三年才好,好了就给人家看事什么的,看的还挺准,周边人都来找她。
可是后来搬家了,我们也找不到她了。

我奇怪的是,婴灵竟然那么厉害,过去那么多年了,还能影响到自己的孙子健康。
后来我问泰国的师傅,如果不超度婴灵会怎么样啊,师傅说,不超度没人管他们,他们没吃没喝没人上供给他们,游荡着很可怜,他们本来就心存怨念,怨念会越积越深。
对家里的人,自己的孩子会越来越不好。
所以,不要打胎,如果迫不得已打胎了,必须要超度。

我之前有个香港同事,50多岁,有段时间特别霉。
就去找一位本地的一位师傅看。
师傅说,你一进门我就看到你身后跟了两个人。
一个是女的,应该是你姐妹,还有一个小男孩,身上挂着大便,很脏很臭。
同事说,女的是我大姐,她20几岁就去世了。
小男孩不知道是谁。

师傅说,回家问问你妈妈,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打胎了,还是个男孩,还把孩子扔到厕所了?
这个小孩没有地方去,去找你了。你赶紧把这两位超度了就好了。
霉运自然就没有了。
同事真的去问老母亲了。。。
结果还真是。

关于身上有仙家的亲,一定不能轻视。
莫名其妙的生病,感情不顺,心里七想八想,梦里总做奇怪的梦的,看看是不是身上有仙跟着,或者有鬼跟着,或者婴灵来捣乱!
吃瓜群众,今天讲的又颠覆世界观了不。。。
 
 
 
人,鬼,神,灵,不同路…同路就会有麻烦。还是早点解决的好。本来说好了今天要讲龙婆kaxin的事,可是这几天算命遇到好几位有仙缘的姐妹,想说说,又想起来扒这一段了…
 
 
 
有位亲跟我说,自己身上跟着好几位冤亲债主(说通俗点就是鬼啦),把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女朋友也没有,分手分的麻木了!跟别人说觉得是神经病,活着都没意思,其实,叫人,神,鬼,仙去该去的地方,这事就解决了啊。没有那么难办到。

来自网友分享的鬼故事!

这是一个真事,我记得小时候听家里说过,
我姥姥那家的村子,有一个小孩一出生就被大仙看上了,
说是个大命之人,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有点多难,
但是据说都有高人暗中保着,

有一次孩子晚上半夜抽风,那时候当地没有什么医院,
全是当地的赤脚医生或者会中医的大仙儿给看病,
孩子大半夜抽风很严重,快要不行了,
然后孩子的家人都想去找当地的一个很厉害的大仙,
因为是半夜吗,出去又要路过坟地,

所以孩子的一个长辈还去找了隔壁的年轻小伙,要壮壮胆子俩人一去找大仙,
结果刚一出院门,就看见大仙自己已经在门口正要往家里走,
孩子的长辈说正要去找你呢,

大仙说,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个来的,别的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咋回事,赶紧进屋吧。
然后一堆人进屋后,大仙给孩子扎的针灸,孩子退烧了也不抽风了。
后来一堆人问这个大仙到底是咋知道的,当时没有电话,没人能通知她。

她说是她刚躺下睡觉,做了个梦,梦到仙家让她去救一个孩子,谁家谁家的,如果不救她就是罪人。后来就去了。
孩子现在也长大了,具体现在什么样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事真的挺神奇的。

农村的一些鬼故事!(一)

今天想讲讲身边遇到的灵异的事。

我姥爷,就是外公。
瘫痪在床7年。
去世的时候是一个冬天。
那时候天很冷了,好像快过年了。
姥爷快不行的那几天,村子里的老头白天就过来串门。
姥爷睡在偏屋,
偏屋很窄,
就容我姥爷的病床,还有个窄窄的过道,
我姥爷床尾处点了个炭炉子。

几个老头就围着炭炉子在那里聊天。
有坐炕头的,有坐小马扎的。
我姥爷那时候已经不能说话了。
几个老头就瞎聊呗。

其中有个老头,我叫他二姥爷,住我姥爷家前面,一墙之隔。
他穿着百年不变的黑棉袄,黑棉裤,袖着手。
叹着气,跟别的老头说:我看也快了,就这两天了的事了。
他是指我姥爷,很快就不行了。
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袖着手说这句话的样子和神情。

当天晚上,我小侄子,那时候也就三岁。
半夜2,3点了,睡醒了,开始哭,边哭边喊:我要看老爷爷,我要看老爷爷。

我姥爷是他爸爸的爷爷。所以他叫老爷爷。
因为那时候,我们都住一个屋子,好几个人睡一张大床。
我被吵醒了,

小侄子哭的稀里哗啦的,平时挺乖的,就属于有吃的什么都不管的小孩。
而且半夜从来不醒。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醒了。
舅妈哄了很久没哄好。

小侄子就一直用手指着姥爷的屋说,我要找老爷爷,我要去看老爷爷。
舅妈没办法,就给他穿衣服去看老爷爷。
我不知道小侄子后来进了我姥爷的屋都是干啥了。

但是没有听见他哭了。
后来也没听舅妈说起来那天晚上侄子去那屋干啥了。
也不知道我姥爷当时有没有看看重孙子。
对了,我侄子是我姥爷的第一个重孙子。

第二天上午姥爷就去世了。
然后大家忙忙碌碌的就开始料理后事。
当时我可能上小学,也不是很懂事。
自己也不害怕。

离奇的是,
隔了一天,二姥爷死在了家里。。。
据说是早上睡死过去的。
到傍晚邻居才发现。
二姥爷都快算孤寡老人了。
因为常年自己一人在村子里住,儿子死了,女儿出嫁了再也没回来,有个孙女跟着她,可是后来孙女就死了。
(他孙女小时候经常跟我们一起玩,怎么死的我忘记了,反正夭折了。)

二姥爷那时候特别健康,大小毛病都没有,说死就死了。。。
有人说,是我姥爷带走的他。

我们这里的习俗是,人去世后的第三天晚上12点整,要围着村子走一圈。
边走边撒纸钱,就是送人上路之前,给他送盘缠,让故去的人打点路上的牛鬼蛇神。
送盘缠的是我大舅二舅,舅妈,舅舅家的四个哥哥,还有我的阿姨们。
脑补下挺吓人的。

一行人,半夜12点,穿着孝服,打着幡,边哭边撒纸钱。。。
刚从村子拐到大路上,就听到二姥爷在后面叫我二表哥的名字,
跟平时是一样的声音:小会,小会,走不?
重复了好几遍。
特别特别清晰。

他的喊声是大家全部都听到了,特别清楚。
我舅妈跟我二表哥说:会啊,不能回头啊!千万不能回头啊。
然后我舅妈很凶的回头喊:你个死老头,死了就死了,你找你们家里人去,你在这里喊别的孩子干啥。赶紧走,不走掘你坟头。
你走了,以后年年给你烧纸。
然后好话歹话一阵说。
后来就没有声音了。

第二天,村子里的人都在议论,说二姥爷死的时候不甘心,没有子孙后代,想拉个人过去陪他。
 
 
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灵异事件太多了。必须写写啊!
 

农村的一些鬼故事(二)

今天还是乡土风。
发生地点还是我姥爷家的宅子里。
我大舅是心肌梗塞去世的。
特别突然。
送去医院没有抢救过来。
然后120把大舅的遗体拉回了老家。

一切太突然了。
凌晨5点多,我接到表妹的电话后,什么都没带,坐上动车就回老家了。
唉,回到老家,大舅的遗体已经穿好寿衣放在堂屋的地上了,脸上盖着黄布。
我坐跟前哭了很久。

下午三点左右,火葬场的车来了,大舅遗体要被拉去火化。
这边有种风俗,
虽然要火化,但是骨灰装在骨灰盒后,还要装在一个小棺材。

小棺材是水泥铸的,大约一米长吧。30多cm宽,高差不多是50cm,形状就是棺材的样子,正前方写着个寿字。
大舅拉去火化的时候,

我没有跟去。
大表哥也没有跟去。
大表哥在家收拾东西,把大舅生前爱喝的酒,茶叶,几件衣服装在小棺材里。

等骨灰盒来了,一起放在里面封上,然后下葬。
我大舅的遗体拉走后,就把小棺材抬到之前放遗体的位置了。
下面放两个长条的凳子,担住小棺材。

我走进堂屋的时候,大表哥站在棺材前面,低着头,拿着大舅的手机,边掉眼泪边看。
我就想走过去跟表哥一起收拾。

表哥翻了翻通讯录,然后就长摁关机键,看到出了关机界面,关了机,跟充电线一起放在棺材里,下面压着大舅的衣服。
过了会,火葬场的车来了。
大舅的骨灰拿下来。
众亲友哭着去迎骨灰盒。
把骨灰盒放进小棺材里,然后用水泥封上了小棺材。
小棺材还要放家里三天才能下葬。
这三天,每天晚上都要有人守灵。

我因为还有工作,
封完棺,坐动车回城里上班了。

晚上12点多的时候,表哥给我电话,问我,你是不是看见你大舅的手机关机了。
我说是啊,怎么了。
表哥说,没事。
过了一会,我表哥又电话我问:后来又有人动手机吗?

我说:咱俩收拾完,接着骨灰盒就来了,再没人动啊,再说谁能这样手欠啊,到底怎么了。
表哥说:你大舅的手机在棺材里响好几回了,不知道谁给他打电话。
。。。

第二天一早,有个邻居来家里了,这个邻居和大舅年纪相仿,是村里关系挺好的一个。
跟我表哥说:昨天封棺材,你没把你爸爸手机给关机吗?
表哥说,关了啊。
邻居说:昨天晚上我家座机响了好几回,都是你爸爸的手机号打过来的。
接了都没人说话,后来把电话线拔了。

我表哥说,我跟表妹俩人看着手机关的机,要是我自己在场,可能是我没关,可是我表妹也看见关机了啊。
下午,我大舅的棋友来老家了,跟我表哥说:前天还一块下棋呢,说走就走了,我都不敢相信,这就来家里看看。也算是送行啊。
然后问我表哥:你爸爸的手机放哪里了,昨天晚上还给我打电话来,我还是不信就那么快走了。唉!
表哥也是没有说话啊!
 
不知道那一晚,我大舅的灵体到底给多少人打过电话!!
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怎么打出去的!!
他可能真的不相信自己走了啊!
写到这里,真的是泪奔啊!
 
 
第四天凌晨5点多,表哥开车去城里,要去菜市场买菜,因为很快要办丧事了,得置办菜啊。
我表哥说,菜市场买完菜,我想去买点肉,开上车,走不动了,点火正常,发动也正常,手刹都放下了,就是车轮子不动,怎么踩油门都没用。
下来看轮胎一点事都没有,就是不动弹。熄火再打火,还是不行。后来觉得不对劲,然后说:爸爸,别难为我了,还得发丧呢,很多事没忙活完呢,别挂牵家里了。
然后,再一发动,就好了。

表哥回到家,和大姨说这个事。
大姨说,那天从医院来的时候,你们是不是没抱鸡…
表哥忽然想起来,说,那么突然,谁还记得这个事,大半夜的上哪里买公鸡去。
 
我问抱鸡是什么意思,大姨说:人死在外面,要是拉着回家的时候,得抱个公鸡,撒着米。
喊着那个人回家才行。那个公鸡就是引魂的。
不用公鸡引,魂不知道怎么走。
尤其是突然去世的。

我大姨跟表哥说,那得赶紧的再引回来去,不引回来,还得有事。
后来表哥和另一个半仙表哥,就抱着公鸡,去医院里接大舅的魂去了。
反正后面就没有什么灵异的事了。

半夜惊魂被三只鬼跟回家!

去年的事。
春天的一天晚上,大概凌晨一点多。
我玩手机,看到vxin流浪狗救助群的群主发了张照片,说在某个桥底下有两个流浪小奶狗,身上很严重的皮肤病。
有谁能把他们拉到救助中心,免得他们继续流浪。

群主是救助中心的负责人。
我说,这会我不困,我去吧。
而且晚上没人,也容易寻找小狗。

群主说,你找到之后就给我电话,我告诉你基地怎么走。
然后我自己就开车去了。
到了桥底下,找狗狗还挺容易。
两个很可爱的小狗狗,有点怕人,
皮肤病确实很严重,我把两个狗狗放到后备箱的箱子里,
就准备去基地。

我叫负责人微信给我发了一个位置。
我问她位置准吗。
她说挺准的。
地图上显示25km。
我一路跟着导航的指挥开。

晚上没人,开的也可以快一点。
后来车开到一个很偏远的郊区。
还有3km的时候,导航叫右转,可是右边是个很高的陡坡,特别窄,而且是往右后方转。。。
我怕车开不上去。

然后就给负责人电话,把这里的标志都告诉她,问她是这里吗?
她很肯定的说对。
我就硬着头皮往上开。
都是土路,
而且陡的很。
右边是悬崖,或者陡坡。
反正只能容一辆车过。
一点点亮都没有。。。
左边也是山坡,很陡,
山坡上有很多杏树,结了很多杏子,看起来熟透了。
地上有很多掉了的杏子,有的很完整,没有被人踩的痕迹,也没有被车压过的痕迹。
难道这条路都没有人来的吗?

照理说,那么多的杏子,早就让人家摘光了。
这里果子掉地上了都没人捡。
像我这个吃货,我那天竟然没想着下来捡点回去。。。呵呵呵。
我的车灯还不太亮。
只能照到前面一点点的路。
灰尘还很大。
右边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感觉开下去肯定完蛋。

我沿着这路开啊开。
感觉开了好久,一直都是很颠簸的路,根本就没有人住的痕迹,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我又打了个电话给负责人。
负责人说,对,就是这条路。
我说,路上有很多杏,是吗?
她说是。
我说没有人住,是吗?
她说是。
好吧,继续开。

开了很久,终于看到一个亮光了。。。
对,确定的说是一个亮光。
在一个很高很高的杆子顶上,有个灯。
仔细看,是一个摄像头,摄像头上的灯打的很亮。
我心想,有摄像头了,应该快就到了吧。
然后继续往前开了100m,忽然路开阔了,到了一片空地。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吓尿了!

之前你们看帖子,觉得我胆子挺大的,对吧。
然而,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走了那么久的破路,一下子出来个这个也吓shi人了。
在我的正前方,是一个很高的土坡。
高高的土坡上面,是一个大大的坟头,
坟头是用水泥砌的,青灰色,阴冷冷的。
坟头挺大的。
上面写了个大大的奠字。
那个奠字正对着我。
这个坟头,离我也就是20m的距离。
大家脑补下那个场景。。。
太阴森了。。。
 
 
只能用阴森来形容了,虽然摄像头的灯打的很亮。
简直港版鬼片的风格。

我打电话给负责人说:这里有个大坟头,前面没路了,怎么去基地啊?
她说,这条路上没坟头啊,你是不是走错了…
呵呵哒,就是走错了呗。
然后,马上在空地上掉头。
又叫她重新发个位置我,
七拐八拐的才到基地。

打开后备箱,两个小狗狗互相依偎着睡觉呢。
我放下小狗狗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我就觉得各种不舒服。
午饭一口都不想吃。
心慌的不要不要的。
下午带我妹妹出去吃饭,
一点胃口都没有。
也没精神。
拿起筷子来,手就抖。
还是心慌。心里感觉没着没落的。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晚上睡觉也睡的很不踏实,睡睡醒醒,总感觉心里有事一样。

一天到晚的,工作压了一堆,什么都不想干。
就是心慌。
忽然想起来是不是冲到什么东西了。

一起来就赶紧去姐姐家叫她给我看看这是怎么了。
这个姐姐是位出马仙。大家都喊她刘姐。
刘姐看事特别厉害。(做和合,做超度,还阴债,求财,求子特别厉害,以后我也会八到,平时跟老公有啥事都是找她看。)
 
我到了刘姐家,说赶紧给我上香看看,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招到什么了?难受死我了。
刘姐说,你这还用上香看啊。
你一进门我就看见了,跟着仨,一个老头,还俩小孩。
你这是去哪里了?弄那么多回来。。。
我就把前后经过跟她说了。
刘姐点了三根香。
然后问事。。。
一阵叽里咕噜的。

刘姐说,看见这香火了吗,左边这根多短,这仨,都是没主的。
他们想找替身。。。找了替身他们就可以轮回了。。。幸亏你每天还念经,能压得住。
谁叫你半夜三更的去那种地方。
不是说了,晚上不叫你乱跑吗。
你明天来吧,这仨不好超度,不是念念经就能念走的。
我明天得多准备点东西超度他们。
刘姐又埋怨我说:你咋不昨天来啊,你再晚两天,估计你得出事。。。
今天回去你先念着经,别叫他们扰乱你。
嗯嗯,我应着,就回去了。

转天晚上,跟着刘姐,挑着一堆金银元宝,香火啥的去路边做法事超度了。
刘姐把元宝香火什么的都拆开袋子,
地上堆了满满一大堆。
然后刘姐在元宝堆外面画了个圈。
叽里咕噜的念着经。
点上火。
我旁边拿着火棍挑火。
刚点上火,
圈圈外面各种的小旋风,
得四五个。。。
火烧了很久。
边烧边有新的小旋风卷起来。
可是那天真的没风啊。
就算有风也不是旋风啊。。。

而且那些小旋风,好有规则啊,不跨进圈圈,就沿着刘姐画的圆转。。。
刘姐念完经,我问这些小旋风是啥。。。
刘姐说,人家来收钱了。
回到刘姐家,刘姐又点了三柱香,香头是平的。
刘姐说,看到没,走了。以后别半夜去外面浪了。。。
嗯,好吧。。。

回到家我就觉得饿了。。。狂吃了一顿,然后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起来,那种没着没落的心慌感就没有了。
原来被鬼跟着那么难受。。。
虽然后来也被鬼跟过,但是没有这次这样严重的难受过。
大家身上有冤亲债主,婴灵的,赶紧超度吧。
太难受了。
毕竟人鬼殊途。

总被这些跟着,运气,身体,人缘,脾气,财运都会很差。
 
 

 

马来西亚鬼故事!--住在芒果树上的一对老公婆!

关于马来西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都可以写一本书了。
阿升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从2006年就已经认识了。

他是第三代马来西亚华侨。
爸爸是北马有名的富商。

他家住在一个叫kangar的地方,是马来西亚和泰国交界的地方,离penang很近。
有马来人,印度人,华人,还有很多泰国人。
所以,这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尤其多。

我们两个都是对灵异事件特别感兴趣的人。
所以总在一起八卦这些事。

2012年开始找情降的时候,就委托他在马来西亚帮我找师傅。
阿升自己的事,都可以写一箩筐了。

我觉得,未来的一个月写他家的故事都写不完。
今天先八一八他家的芒果树吧。

阿升爸爸创下很多家业。
分给阿升两公婆的是一家电器店,电器店的建筑比较旧,好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吧。反正阿升从小在这里长大的。
电器店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两层楼,第一层展销和办公室,第二层就是阿升的家了,有卧室,厨房,客厅。
第二部分,就是一个四层的楼,一二三层是货舱,第四层楼是燕屋,就是养燕子,摘燕窝的地方。
除了第四层是四面墙之外,别的一二三层都是只有一面墙,别的地方用水泥砌的柱子支撑起来,只是放货。
货舱的第一层有多出来的一块,上面是铁皮搭的。
这两部分都是从一个大门里进去的。有个院子,不是很大。

算了,一会我划个大概的图,因为这个院子里后面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必须让大家理解阿升家的户型图。
院子里有棵很高很大的芒果树。

2011年去阿升家玩的时候刚好是芒果熟的日子。
阿升每天叫家里gaga(女佣姐姐)把熟了的芒果摘下来切整齐给我吃。
绿皮的,但是超级甜。

回国的时候,阿升的妈妈就把树上的所有芒果都摘下来,用报纸包好了给我带回国。
我说真好吃。
阿升说,这棵树上不是最甜的。

最甜的那颗树已经被我砍掉了。
我说,怎么会砍掉呢,好好的。

阿升说,一到雨季,下完雨,芒果树就会滴水到他货舱的铁皮屋顶上。
铁皮屋顶锈的太严重了,每年都要换一次铁皮,太麻烦,就砍掉了。
对于吃货的我,瞬间觉得好可惜啊。
因为阿升妈妈给我的芒果马上就要被吃完了。。。
阿升说,唉,砍完我就后悔了。。。
我问为啥?

阿升说:那时候欣怡(阿升大女儿)才一岁多,
每晚都要哭。
只要抱进卧室就开始哭。
总是看着一个角落,很害怕的哭。
我们跟着看那个角落,什么都没看到。
孩子每天都要哭到半夜。。。太折磨人了。
一开始阿升和老婆两个人怎么都想不懂,孩子到底怎么了。

阿升丈母娘很懂这些,可是住在怡保,离北马开车要10个小时左右。
丈母娘说我去找找我们这里一个和尚吧,这个和尚在南部很有名,不用去你家,就能知道你家的事情。
丈母娘到了庙里,和尚说,把你女儿家的详细地址给我。
丈母娘给了之后,
和尚说,他家以前的房子里有一对老公婆吧。
就是这个房子之前的主人。
他们死了之后,一直没有走,就住在你家的芒果树上。
可是你砍掉了芒果树,他们没有地方住了。
然后就去他家。
看他女儿很可爱,每晚都要逗她玩。
他们并没有恶意的,只是孩子害怕。

丈母娘问,那现在怎么办。
和尚说:给他们立牌位,就像供祖先一样供着他们就可以了。
阿升两公婆就照做。

结果立完牌位后,欣怡晚上就不再哭了。
不知道两公婆到底是怎么逗人家孩子玩的,天天逗的人家哭到半夜。。。
阿升说,这个店铺以前没有那么大,只是窄窄的一间房子。
后来爸爸生意越做越大,把隔壁买了下来。
当时买隔壁的时候,隔壁的主人是一对老公婆,
老公婆把房子卖完就住去了敬老院。
后面什么时候去世的就不知道了。

可能两公婆太留恋自己的老宅了,死了之后又回到了这里。
一直不想打扰阿升一家,就住在了芒果树上。
后来芒果树砍掉后,没有地方去了,才进了阿升的房间逗孩子玩。
这位和尚就是传说中的千里眼吗?
 
 

被泰国妹下情降的阿毅!

本来想写三伯爷的事,可是三伯爷的一些事情我没有理太清楚,等我明天详细问问阿升了再8三伯爷。
(三伯爷的事牵扯到黑白无常,济公,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还没有搞懂。)

先说说阿升的一个朋友,叫阿毅。
是阿升一堆烂友中的一个。

他们都是做电器的,阿升在加央,阿毅在吉打,两个地方都离泰国很近。
车程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吧。
因为各种电器订货会啊,或者代理商会什么的认识的。
他们会经常到东莞来旅游。
嗯嗯,应该是在东莞扫h之前的那几年吧,每年都要来好几次。
嗯嗯,大家应该知道他们来东莞旅游是什么意思吧。

有次我们在汇华楼下喝茶。
不记得说到什么,阿毅聊起来他当年中降头的事。
what?
阿毅都中过降头。。。
阿毅说,当时总去泰国玩。
(前面说到了,kangar属于边境,因为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少有色情场所酒吧之类的。所以他们喝酒把妹都是去泰国合艾,开车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吧。)
他总去的一个酒吧,里面有个中国来的啤酒妹。
这个啤酒妹不是特别漂亮,大概要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吧。
(如果年轻漂亮的话就不只是要做啤酒妹了吧。)
一开始阿毅就是找她买酒。
后面就跟她一起喝酒,聊聊天。
关系越来越近。

其实阿毅去泰国也就是喝酒,唱歌,按摩。
不太会找小姐这样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阿毅竟然爱上了她。。。
阿毅说,自己当时像疯了一样。
特别特别想她。
他觉得这个女的怎么那么美。
声音怎么那么好听。
这个女的怎么对他那么好。
这个女的说什么他都特别听这个女的。

以前阿毅都是周末才会去合艾喝酒。
后来就恨不得每天都开一个多小时的车过去见她。
(因为妹子只有泰国签证,来不了马来西亚。)
阿毅说,那时候都没心思管店里的生意了。
全部交给老婆打理。
(说一下,阿毅的老婆是八婆,超级八婆,然而,管不到老公。。。)
生意也超级不好。

每天都要去泰国找那个女人。
还在泰国租了房子给她住。
有时候他自己也会住那边。

阿毅说,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两年左右。
有一次,他在吉打跟朋友去庙里拜神。
有个师傅拉住他说:看你脸色,好像中降头了哦。是女人给男人下的那种。
阿毅说,有吗?
师傅说,自己好好想想哦。。。
巴拉巴拉一阵。
后来师傅给阿毅解了降头。
(具体怎么解的不知道。)

解了之后,阿毅就再也没有找那个女人的想法了。
那个女的看阿毅几天不去了,就电话他,说想他了,来泰国啊。
阿毅死活不去了,他说打心底就不想去见她。

后来阿毅有一次去泰国喝酒,见到了这个女的。
他说,当时我再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女人好丑,好恶心。。。
我当时怎么会爱上她的?
而且阿毅算了算,两年在这个女人身上花了20多万马币。
阿毅说我当时觉得我就是疯了,花那么多。
而且这个女的要买什么,他都会去买。
他还带这个女的去曼谷购物。。。
从来没带自己老婆去过。。。

阿毅说,当时那个女的用一种降头油抹在了他的眉心,他就变成了这样。。。
男同学们,以后去泰国喝酒注意点啊,不要被妹子们点了眉心,下了降头哦。。。
据说泰国边境很多酒吧妹都懂些这些东西。

网友分享的鬼故事!

来自网友的鬼故事!
最近半个月总是想哭。都不能说哭这个字。一说眼泪晗晗的。。。。
然后又看你写的文章。。心里就开始疑神疑鬼滴。。。

很小的时候也有过很多次“鬼压床”的经历。
后来百度都说太累了原因。也见过一些“东西”。

前几年老公的奶奶过世。
婆婆担心我在旁边会害怕,就让我回家睡觉。
后来睡着了,就感觉有人开我家门。

我就听到喘气的声音,我以为是老公,婆婆回来了。
我想醒,想说话。但是都没办法睁眼。
我就感觉有人摸我额头,摸一下,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共摸了三次,每次我都能有清晰的感觉。

我就估计应该是奶奶来看我了。也没害怕了。
没过一会老公和婆婆回来。我就跟他们说了这个事情。
他们说那个时间刚好车来接奶奶去殡仪馆的。
我估计奶奶可能想看看吧。
 
 

被泰国妹下降的另一位好色老头!

阿升的另一个朋友。
我们叫他小李哥。
跟阿升是一个地方的。
在本地做建筑商,帮人家做鸟屋什么的。
我们也是在东莞这个旅游胜地见过面。

有一天,小李哥找到阿升说,我觉得我爸爸有问题哦。
阿升问:怎么了?是不是把妹被人家老公打?
(他们都是开玩笑,小李哥的妈妈很早去世,小李哥周边的朋友知道小李哥的爸爸喜欢沾花惹草。)
小李哥说:我觉得他这两年已经开去泰国三辆保时捷了。。。(意思是,花去泰国的钱都够买三辆保时捷了。)
怎么了?

小李哥说:我们以为老头会给我和哥哥留一部分钱,结果最近他总跑来找我要钱,说没有钱花。
他从小做生意做到现在,而且他的铺头还一直赚钱怎么会没钱花呢。。。
他还找我哥哥要钱花。我哥哥给的花完了,就找我要,我给的花完了,找哥哥要…
而且每次数目都不小。我们知道他在泰国养女人,可是也不能这样花啊!

阿升说:你爸爸挺节省啊,养女人也不大方的,现在变这样,确实不对哦。只能找人去看一下。
然后俩人就开车去了附近的寺庙。(那时候阿升还不认识三伯爷。)

小李哥把爸爸的生日照片名字拿给和尚看。
和尚说,你爸爸中了一种很肮脏的降头,我们作为出家人,解不了这种。你要去找别的师傅。
小李哥说:到底是什么降头啊,会死人吗?
和尚说:死人不会,只是会脑子不清醒。被女人糊弄的团团转。
因为和尚说解不了,阿升就带着小李哥到处打听谁可以解这种降头。
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个马来的降头师。

(一开始我觉得马来人不会做降头,但是阿升说,在马来西亚,马来人的降头师更厉害,因为他们为了钱已经木有了人性。。。什么样子的降头都敢做,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反噬不反噬。而且阿升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去和马来人打交道。)

这位马来师傅说:这种降头是泰国的,叫月经降。。。(看到这里,大家震惊了吗。。。女人可以拿大姨妈给男人做降头)
我之前电视上看过用大姨妈做降头的方法,可是跟马来师傅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师傅说:女人来月经的时候,降头师拿刚蒸出来的糯米饭,女人穿着裙子,脱掉内裤,蹲在糯米饭的上方,师傅念经文,做法事。
这锅混着蒸汽,混着大姨妈的糯米饭经过各种乱七八糟的折腾,就可以给别人下降头了。拿出来一点放到男人吃的饭里,然后,你说什么男人就听什么了,男人会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会爱死你。
而且这锅糯米饭可以用很久。。
听到这里,我都要吐了。。。

马来师傅说,这种法术是合艾那边的法师做的,而且他们只帮自己村子里的女人做,不会帮外人的。
而且不是很多人都能解这种降头。后来小李爸爸是被两个儿子押着去解了降头。

后来小李爸爸被儿子们收了护照,也去不了泰国了。
小李哥说,幸好及时发现问题,否则第四辆法拉利又要开进去了。
后面我真正见过的降头除了阿毅的降头油,小李爸爸的月经降,还见过牛皮降,还有钉子降…后面会一一八到。

被自己亲哥哥下降头的马来女老板!

还是阿升身边的故事。
一天,阿升的一位女同学去阿升店买东西。

这位女同学也是华人,自家是开家具店的。
女同学羡慕的跟阿升说:你家生意怎么那么好啊,我家生意太差了,这几年生意都差到死。我家店整天连个客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有客人停车到店门口了,可是人家看看我家门,就走去隔壁了。。。有一次,我拉着一个客人问,你怎么不去我家买东西,那个人竟然说:你家做生意门都没有开,我怎么进去。。。

这位女同学都要崩溃了。。。门明明是开着的!客人看到的竟然是关着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阿升跟我说:我以为我家生意够差的了,还有比我家生意更差的。哈哈哈哈哈。

女同学接着说:她家两个男孩,大的6岁,小的4岁,好像好动症,老大会自己用手打自己,好可怜。老师经常打电话过来投诉两个孩子在学校不好好读书。
两个孩子根本没有一刻钟能坐得住的,静不下来看书什么的。
整天搞的家里鸡飞狗跳。女佣请了两个,一个根本就管不来。也去看医生了,可是都没有用。

阿升和女同学说:你家这个情况没有那么简单,我带你找我朋友问下。
阿升有个朋友是乩童(这个乩童是什么神降下来的我不清楚。)我们喊他阿良。
阿良看了看女同学,说:看你的脸色,还有眼睛,明显被下降了!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得去你家店里看看。
然后大家马不停蹄的去女同学店铺了。

乩童走到店门口就说:你家这里,肯定是被做了手脚,你开着门,外面的客人过来看着是关着的。肯定给你做了法事或者埋了东西。
阿良叫女同学把孩子带来看,阿良看着俩孩子说:你家孩子的眼神都不对哦,他们中降头时间太久了,生出来就被做了这些东西,肯定不能彻底好起来。。。只能试试看吧。
过了几天,阿良给女同学电话问:你和你哥哥有什么冤仇吗?
女同学说:都是在kangar,走动的少了点,但是没有什么冤仇吧。

阿良说:没有什么冤仇,为什么要给你下降头?
what?降头是自己的亲哥哥下的?
阿良说,会下这种降头的,附近只有一个人了!

这个人是谁呢?正是给阿升家建鸟屋的另一个乩童。
(在马来西亚,乩童都是有自己工作的,不是把跳大神当自己的主业。)

后来乩童就帮女同学解降了,用的时间挺久的,具体怎么解降的我不清楚。
可是到现在,女同学的生意依然不好。
两个孩子是稍微好点,能静下来一会看书写字了,可是跟正常同龄孩子还是不一样。

自从女同学被解降后,她哥哥运气也开始不好了。
其实没有解降前,她哥哥都不太好,帮他下降的乩童,经常对他勒索。不给钱就威胁说降头不给下了,要么就是威胁说把这件事告诉妹妹。
他哥哥本来自己生意也不好,降头解了后沦落到车都被拉走抵债了,kangar也不是座旅游城市,公交很少,打车也很难打。没有车特别不方便。

那个下降的乩童,也没有好日子过,莫名其妙的几个月都没生意做。
我觉得乩童和女同学哥哥最后的结果,就是所谓的反噬吧。
去做这种不好的事情给人家,还是自己的亲妹妹,而且还伤到两个无辜的孩子。

后来女同学跟阿升说,她哥哥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爸爸临死前,遗产分的不均匀。其实自己也并没有多分多少。
女同学说,这种衰运已经持续6年了,从她爸爸去世的那一年,自己家的生意就日渐衰落。
可能降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下了吧。

这个哥哥害人害己。
心思如果用在做生意上,6年都能赚很多钱。
何必用这种手段呢。
这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啊。

被婴灵缠身害死的女人!

前几天,一个做超度的小姑娘跟我说,
之前每周都要去拔罐,刮痧,后背是那种说不上来的酸痛感。
超度完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我想起来很早前,带一个客户去做法事。
这个客户的故事没有什么好八的,就不说了。
到了师傅那里还是先滴蜡烛看事。
滴完了,滴出来的是看不懂的图案。

师傅问她,你是不是颈椎和肩膀不舒服。
她说,是。
师傅说,腰,还有胸都会不舒服吧。
她说这些地方都不舒服,平时胸不会痛,但是大姨妈的时候,胸会痛的厉害。
师傅说,你打胎掉的两个小孩,一个骑你脖子上,
用手抱着你的头,然后两条腿分别从你的胳膊下面伸到后背上。
还有个小孩抱着你的腰。
所以你这些地方会很痛,很沉。

这个女孩跟我到了泰国,就告诉我特别喜欢泰国的按摩,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按摩店。
她说她自己颈椎,肩膀,腰平时不舒服,很多年了,按摩热敷针灸只能缓解很短的时间。
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工作累的。
根本没想到和婴灵有关系。

后来回国后,她跟我说,她的颈椎腰肩膀没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了。
就算坐时间久了,腰会疼,但是活动下就会好了。
以前只是听说婴灵是会待在妈妈身体的一个部位,师傅这样一说,我是真的信了。

另一件事,是wit告诉我的。
那是一开始我刚接触师傅的时候,

我对滴蜡烛特别好奇。
我就问wit,人家滴蜡烛滴出来的是什么。
wit就问师傅。

师傅就开始讲。
说去年有个女的,23,4岁的样子,病入膏肓,看医生根本就看不出为什么,黑衣白衣也找了很多。
然而没有用!家人带着她找师傅问怎么回事。
师傅滴蜡烛,滴出来一个胎儿的B超图样。。。
师傅给我看了他手机存的照片。

我特别想用手机拍下来,因为太神奇了,别人的蜡烛油都是符号,或者圈圈,她的是连成一大片,一个没睁眼的胎儿歪着头的样子。
可是师傅不给拍。
师傅说,这个女的怀孕6个月的时候,跟男朋友闹分手,把孩子打掉了。
打胎后,身体一直不好。

半年不到就成了快死的样子了。
师傅滴出来蜡烛,就知道什么原因了。
这个女的家人跟师傅说了这个女的打胎的前前后后。

师傅说,没有人能救得了她,我已经问过小孩想怎么样,小孩说,就是叫她死。
如果你们早点来,我还可能救活她,现在她的小孩把她折磨成这样了,没有可能救了。
后来那个女的回去没多久真的死了。

还有很多奇葩的滴蜡烛出来的图案。
后面慢慢的八。

三伯爷!

所以想起来阿升跟我说的他第一次见到三伯爷的事。
三伯爷看到阿升到第一眼就问他:外面有二婆吧。家里大婆那么好,还要去外面找吃的啊?
阿升笑嘻嘻的没吭声。
阿升跟我年纪相仿,06年认识到现在,10年的时间。
06年阿升已经结婚了。他祖籍是福建的,所以早婚早育很正常。

从我没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有个二婆。
是个泰国妹,俩人在一起2,3年吧。阿升在泰国给她租了房子,经常往返kangar到合艾。当时阿升已经和老婆结婚了,老婆叫阿美。贤妻良母吧。
后来泰国妹怀孕了,自己跑去马来西亚阿升的家摊牌。
阿美那时也在怀孕。
阿美什么都没说,也不闹,该做什么做什么。
后来阿升逼泰国妹打胎。
俩人也断掉了。

没过多久,阿升又在网上认识个天津女孩,俩人纠纠扯扯5年。
一开始天津女孩根本不知道阿升已婚了,天真的以为俩人会结婚。
当时阿升也很爱天津女孩吧,几乎每天晚上俩人都会视频,电话。也会经常过来中国见面。
后来天津女孩知道阿升结婚了,想离开,阿升不肯。

后来,阿升有时候喝多酒,半夜给天津女孩电话,然后把睡着的阿美拉起来,逼阿美在电话里跟天津女孩说要离婚。
阿美当阿升是神经病。也不吵不闹,就说,你讲完电话就睡吧,我先睡了。
天津女孩说,你们好好过,不要离婚,这样就可以。
这种事情发生好几次。

和天津妹这样吵吵闹闹分分合合5年多吧。
阿升后来又在网上认识个河北妹。
天津女孩说,阿美我能忍,可是你还搞一个过来,我绝对不能忍。

然后结束了5年孽缘。
河北妹也不知道阿升结婚了。
也是对阿升各种付出各种好。
报着结婚的目的和阿升交往。

阿升会经常从马来西亚跑去河北看她。也会拿钱给河北妹。还会给她买东西。
后来河北妹的妈妈逼他们结婚,阿升就怕了。
正好赶上阿升爸爸病重,俩人联系渐渐少了,慢慢就断了。
俩人处了三年,阿美也不傻,也知道老公外面还是有人,只不过换了。

现在阿升又和武汉一个妹子在一起…OMG…十年来外面没断过!
2010年附近,我跟老刘因为燕窝生意,一起去马来西亚,在阿升家住了几天。
阿升的爸妈一直就夸阿美。
说这么多年来,都是阿美在照顾他们。
一天三餐都是阿美负责,而且人家没脾气!
阿美每天早上7点钟起床,带女儿去巴萨吃饭(巴萨应该是市场的意思。)吃完饭买好早餐,开车送到公婆家,然后再把阿升的早饭送楼上,收拾下开门做生意。
阿升磨磨唧唧到10点才起身吃饭照顾生意。
中午是女佣在家做好饭,阿美开车送到公婆家。
晚饭也是。
公婆要出门,看病买菜或者逛街,都是阿美开车过去载他们。

我们去的时候,阿美怀着二胎,6,7个月了,这些事情都是阿美顶着大肚子去做。
当时我们在,阿美还要带着我们去吃饭,照顾我们。
真的是五好儿媳妇啊。

阿升说,他和阿美是高中就认识的。
那时候还小,阿升被爸爸送去KL读书。离家很远。
阿升又是个作孩子。
整天闯祸。
不是骑摩托车摔了,就是跟人家打架,乱七八糟的,还要赔钱。
他又害怕自己老爸,不敢和家里说,钱花光了也不敢要。
然后阿美就去家里找妈妈要。

阿美家在KL做木材生意,也是做很大,但是妈妈并没有多少钱。
阿美妈妈也是想办法凑钱给阿美。
把自己藏家里的私房钱这里搜点,那里搜点拿给阿美,然后阿美拿给阿升。
阿升说,到现在他都很感激阿美妈妈。
到马来人新年的时候,阿升就开车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KL看丈母娘。
每次回去,丈母娘就塞满一车东西给阿升带回去。特别疼阿升。
阿美家也是好几个孩子,但是只有一个弟弟。这个弟弟也是混世魔王。
阿升一过去KL,混世魔王就跟阿升说:咱俩去按摩吧。然后俩人就去喝酒把妹…真是醉醉的!
这要是我弟弟,肯定给踹坑里去了…
阿美是个特别特别普通的女孩。
跟漂亮不沾边。
不打扮。
穿的只是比女佣略好。
常年梳个马尾辫。
也不化妆。
十块钱买个擦脸油就能用很久。

阿升说,出国带给她的名牌包包她用来装奶粉和尿不湿。
娘家婆家都能算上土豪了。
但是一直过那么朴素的生活。
阿升朋友们说,阿升其实对阿美也挺好。买车给她,出门也会买东西送她,如果自己父母给阿美脸色看,他也会替阿美出头。
我写阿升和阿美的故事,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正常人看来肯定都会颠覆世界观。
不知道阿美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福的。
也不知道阿美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当她面对阿升一个又一个外面的女人的时候,她内心是怎么想的。
真的就是表面上那种平静吗。
可是如果她不平静,她吵她闹,阿升会能跟她持续十年婚姻吗。
阿美到底是不是可悲的?
这种婚姻是不是可悲的?
阿美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内心啊…

说到底,是阿升奇葩,还是阿美奇葩呢。
不过我觉得,在马来西亚,这种事情好像很常见呢!
男人外面找二婆,偷吃的事情,习以为常吧!
 

喝符水有用吗?

写点这几天发生的新鲜事。
我11号到了泰国。
12号下午才拿到车。
开上车,买了很多做法事用的东西,磨磨唧唧很久才到山上。

这次做法事的客户叫平平。
90年的女生,瘦弱娇小型的。

因为男朋友分手找到我的。
我只知道她特别执着,分手那么久了,还在挽回。
她跟我说,从小到大都运气背。
小时候妈妈也不是很疼她。

第一个男朋友,就是要做法事做回来的这一位,谈了一年两个月也分了。
再找到我之前,她找了很多师傅,做了各种法事,然而并木有用。

师傅给她做法事的时候,天都黑下来了。
师傅念经滴蜡烛,
滴出来一个鹅的样子。
很标准,细细弯弯的脖子,还有鹅脑袋上的大疙瘩。
师傅说,你是不是很怕鹅。。。

平平说,我家那边没有养鹅的,我也没见过鹅。
师傅说,你想想从小到大,有没有过害怕鹅的事。

平平想了一会说,小时候,在外婆家,被鹅追过,追的满院子跑,只记得当时很害怕。但是小,很多细节也忘记了。
师傅说,虽然小时候的事,但是对现在影响很大,好像是魂丢了的意思。
(当时翻译去了清莱,只能我这个半吊子泰语翻译上阵了,只能听懂大概。。。捂脸中。。。)

当时还有一个女生没有亲自去,用自己穿过的上衣代替本人,滴蜡烛看事。
蜡烛油在水里盘旋着往下走,都快沉到水底了。
师傅说,这个女生,现在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钱,要爱情没爱情,钱都是只出不进。。。走的是下坡路。
把水浇好后,她运气就慢慢上来了。

我把师傅说的话转达给这位妹子的时候,妹子发来一个哭的表情,说,是,要什么没什么就是她现在的状况,钱只看得见出,看不到进。
师傅解释完蜡烛油的意义之后,我和师傅一人拎一桶水,去旁边的平台上给客人做浇水法事。
师傅先给平平浇,平平背对我们坐着,师傅站在平平后面念经浇水。
我就站在离师傅三米的地方,看着师傅做法事。

师傅一瓢一瓢的边念经,边把水在水桶里倒来倒去,水桶里因为放了平安果(泰语叫song poi),长得像酸角的东西,所以上面起了很多大泡泡。
念完后,师傅先喝口水,猛的喷到平平头上,
连着喷两次。
然后用水瓢舀起一瓢水,边念经边从平平头上浇下去。
一瓢一瓢的连着往下倒。

师傅不是一瓢一下子倒下去,是慢慢的匀速的浇下去,但水流还是比较急,水流比自来水大。。。
(大家能理解吗?)
我就在背后看着平平,一直抖,还不停的发出呕吐的声音。
抖是正常的,毕竟现在这个季节,尤其晚上的山上,还真的挺冷的,十多度吧。
可是,平平除了抖之外,还发出呕吐的声音,边吐水边呕吐。
(注意,不是真的呕出来,是发出来呕吐的声音,有点像干呕,她鼻子因为水不能呼吸,只能用嘴巴呼吸,水会进嘴里,她肯定要往外吐水)

我什么样的反映都见过,也没觉得奇怪。
我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可怜平平,娃好冷啊。
平平浇完水,我递给她毛巾,她去厕所换衣服了。

我在平台上,帮师傅把另一位客户的衣服整理好的时候,师傅跟我说:平平有喝过道家的符水,她一直呕,就是要把符呕出来。这个符对她不好。
虽然我泰语水平有限,但是这句完全听懂了。
平平擦着头发出来,我回头问她,师傅说你喝过符水,是真的吗?
平平说,是啊,师傅怎么知道的?
我说,因为你一直呕啊。
平平说,我没有呕,因为鼻子不能呼吸,我只能用嘴巴喘气,水又进嘴里,所以往外吐水。
我说,你一直干呕,你不知道吗?吐水不用呕的!
她说,我木有干呕啊,只是吐水而已。。。

好吧,浇水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都很正常,所以我也木有争辩了。
我问平平,你是不是sa,自己喝符水。我见过有给人家喝符水的,但是还没见过自己喝符水的呢。
平平说,之前找的一个道士说,喝了符水男人会回来,我就喝了。
我说男人回来了吗?
平平说,如果回来了,我就不找你了。
我说,你确定人家道士是说这个符水是叫你喝的,不是给男人喝的吗?
平平想了想说,额,应该是叫我自己喝的。。。
被我问住了。
 

佛牌千万不要乱请!

最近有很多网友跟我说自己带了佛牌后的灵异事件。
当然都不是好事。
我先把想起来的说说,之后再说我喜欢的女客户的事情哈。

之前有位通过我找师傅算命的姐姐。
说自己过的不好,欠外债,身体不好,过两天就要去离婚了。
说自己有打胎过,问下是不是有婴灵跟着。
她说不知道为啥,总是想发脾气,各种都不顺,问是不是婴灵闹的。

师傅说,他身上不止是婴灵,还有鬼,不知道哪里招来的。
一开始我以为姐姐是像我一样,因为身体弱,自己招的呢。
姐姐告诉我,她有请几块阴牌。
有女大灵,狐仙,还有睡梦女神。(睡梦女神我从来没听过。)

我问怎么请这些。
她说,是女灵弄我,让我请的…
 
what?我木有听明白哦。。。
姐姐说,有一个女灵牌本来是她朋友的,那天朋友带给她看,说想结缘给她。
她一拿到手,就莫名其妙的哭了,还做了些奇怪的梦。

梦里的女鬼告诉她,她是在海边被几个人被强奸的,然后她就跳海死了。
这个梦连着做了好几天。
她觉得有缘,然后就请走了这块女灵牌。
后面的几块牌好像就是这个女灵叫她请的。
还有一块牌,叫睡梦女神,这个我从来没听过的。。。
当时她在朋友店里玩,(朋友是开佛牌店的)
突然就想请这块睡梦女神。
后来一想还是别请了。
刚说完不请了,大热天的,忽然就浑身发冷,连嘴唇都紫了。

她当时想,是不是因为说不请回家,女神生气了啊,所以就请回去了,都没花钱。
她还跟我说,那次请女大灵的时候,女灵上她身了。
当时她心里难受,一直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当时只是摸了下牌而已。。。
当时女灵还让她跟四面佛许愿,许的愿是世界和平这类的。。。
她朋友说看她当时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虔诚。

(真是醉了,这位女灵心真大,还想着世界和平呢…我想起来一位男网友跟我说,他去泰山上对着佛祖说,感谢佛祖守护苍生,辛苦了…哈哈哈哈…)
她朋友在旁边问女灵,你叫什么,女灵说,我叫娜娜…
当时她朋友的脸都白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泰国的鬼片,鬼妻娜娜?
姐姐说,她身体是一直不好,运气是越来越差。。。跟这些有没有关系。。。
关系肯定是有的!

平时我们出门不小心招惹了鬼,都不舒服,心情不好,运气不好。
自己主动请个鬼来家里,也是不好啊。
最近几天听到的这种类似的事情很多。
所以建议大家以后不要随便请这些佛牌了。
不是说佛牌不好,只是近几年牌商的炒作,佛牌失去了他本来的意义。
大家去泰国旅游,你见过有几个泰国本地人会戴蝴蝶牌?
会戴狐仙牌?
会请女灵牌?

很早前,我脑子抽抽,请了个二哥丰的佛牌。据说可以增加赌运。
然而我并没有赌的机会。效果怎么样我不知道。
我带着这块牌去泰国,被泰国人笑话,他们说泰国根本就没有这个神。。。
很多做佛牌的师傅,为了应和中国客户的心理,去做一些让人家听起来悬悬乎乎的牌,
比如收一些孤魂野鬼进去,或者横死的人进去牌里面,
这些鬼灵因为本来就有怨气,也没有受到教化,或者师傅本身法力不够,自己也控制不了这些鬼。
他们依然心存怨念。
什么道行都没有的佩戴者,更不能通过简单的心咒去控制鬼灵了。。。
然而内地的牌商大肆宣扬这个牌有多么的厉害,可以托梦,可以耳报,可以帮你打成心愿。。。
是,非自然的灵异事件时常发生,佩戴者看个新鲜,然而并没有帮到佩戴者什么,也不能保佑你,甚至,给佩戴者带来无妄之灾。
14号一早跟我去山上浇水的宝宝就是一个例子,不过,看时间要明天开八这件事了。
毕竟人鬼殊途,磁场不同。

如果佩戴者身体弱,八字弱,运势,身体肯定就会走下坡路。
这些只能叫牌而已,并不能称为佛牌。
佛牌是真正意义上的佛。
比如,崇迪,四面佛,南帕亚,善迦财,药师佛这些,才是真正的佛,有这些法相的牌,才是真正的佛牌。
或者一些高僧的法相。
不管是哪位师傅出的,或者哪个庙里出的,都可以保佑佩戴者平安,健康,财富。
 
 

网友分享的鬼故事!尸骨未寒带新欢!

来自网友的分享故事:
我是个胆肥的妹纸,学校建坟堆上我也敢一个人睡空宿舍楼。
晚上走夜路什么的也没问题,可能跟我女汉子属性相关。

但是14年的时候经历了一件让我很难过的灵异事件,
我那个时候还没和我老公结婚,我俩恋爱期,14年元宵前一晚,
我和男票因为一条捡到的狗狗大吵了一架。
也就那晚半夜两点,突然接到男票老爹电话说我婆婆突然病重。
(婆婆患脑癌十多年,那会儿病情还算稳定,状态比以前好)要转院到市里。。。

到了医院交完住院费之后医生不建议我们做手术,说一个手术几十万。
而且我婆婆情况本身就很危险,手术成功几率太低,我婆婆随时可能会去世。
然后我婆婆就这么去了。我那个时候虽然没打算和我男票结婚但是还是去帮他守孝了,
他们家就他一个,他又属于那种性格比较软弱型的。

守孝期间有些很牛逼的事情,我和我老公就在婆婆棺材旁边睡着,
老公睡得很好,我也不会觉得害怕,
但是很神奇的好几次棺材前后的指路灯快要熄灭的前一秒我突然就醒过来,
而且不是模模糊糊那种,特别清醒,
然后我加灯油,挑灯芯,好几次都是这样。
倒下又可以很安然的睡着。

丧事办完,男票老爹不敢到供着婆婆灵牌的房间睡,让我一个人睡那边,
他带着男票睡另一间。
这件事当时我觉得有蹊跷但是真没往心里去。
后来两个月不到我公公就带着个女人回来了。

然后,正题来了,大概是我婆婆去世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我和男票睡着,十二点,男票已经睡得很熟了,
我还醒着,很清醒,划重点,
我很清醒的情况下,
就感觉到有个人站我们床前面,一直看着我俩,
我只能模糊的感觉到身形位置,

但,我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得到ta的情绪,
是那种很悲伤很悲伤的情绪,
看着我俩,我倒也没害怕,但是因为ta就这么看着弄得我睡不着觉,
在床上各种翻身,玩手机,还是一样,
ta继续带着很悲伤的情绪看着,我继续睡不着,
后来到了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六点还得起床上班,我就想着,不管了,先上个厕所。
我就爬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磁场干扰到ta了还是怎么,
我起身碰到那个位置的瞬间,ta就不见了。

后来每次想起那个晚上的事情,我就会特别难过特别想哭。
再后来,我公公就被那个女人迷的五迷三道的,儿子也不要了,就那个女人最好,各种颠倒黑白说我教唆我老公不理他,
他其实没给过我老公什么,今年还跑来找我们算账。

大概那个时候是婆婆知道公公会因为那个女人对老公不好所以难过吧。。。。
我不敢断言什么,但是总归一句,人心难测。
 
 

九尾狐里能控制人意识的女鬼!

一位女客户请的九尾狐的事情!
因为她长得很像我的朋友朱朱,我们就叫他朱朱吧。
既然朱朱同学让我把事情大改改,我就只说个大概吧,也不多说了。

在网上聊的时候,朱朱话特别少。
她算命的时候,只有一个问题,就是问,我俩能不能好。
我问别的呢?
她说,没有别的,就是这个,师傅说完你告诉我。
转天我给了她答案。
然后她说,那我要不要亲自去。
我说随便你吧,都可以。

一开始说不想请假了,结果一会机票订单发来,告诉我,几号几号到。
然后,我们在泰国见面了。
可是见了面,朱朱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她对我说,你好象有魔力,看到你什么都想跟你讲。。。
好像不是一个人说我有魔力了…

在泰国见面的时候,朱朱才跟我提起她自己请的阴牌的事情。
是个入灵的九尾狐。
请了佛牌不久,俩人分手了。
然后就是各种破财。
很神奇的各种撞车。
对于女老司机来说,这种车祸频率也是不可思议的高。
好几年都没怎么赚钱,花老本。

14号那天因为下午赶飞机,师傅说,那你们早上7点到这里吧。。。
然后,我们两个早上5点就出发了。。。
到了就马上滴蜡烛。

一开始,蜡烛油滴了一个细长的半圆出来。。。
慢慢的,水面上的蜡烛油就和架在尺子上的蜡烛油连在一起。。。
直到烧完就都没断开。。。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立体的蜡烛油。
我问师傅,这个连起来的是什么,师傅说,是九尾狐,这个九尾狐不好。
师傅指着水面上的一个小图案说,这是车,旁边是树,意思是撞在了树上,应该是指车祸的意思吧。

师傅还说,如果以后买房子,不要在紧靠着房子的侧面继续搭建。
如果想搭建,就要和原有的房子分开一些距离再建新的房子,否则风水不好。
我问朱朱,你现在住的地方可以随便搭建吗?
她说,我住楼房不能搭建。
然后她说,但是两个月前,我和家人商量过要买一个别墅,已经看好了一个。我当时就是想的在原有房子的基础上扩建。。。
现在还有别的房子贷款,所以觉得压力太大,暂时不买。不知道明年可以买吗。
我说,那就问问师傅什么时候能买吧。

然后师傅在纸上排了数字,然后说,2017年可以买别墅。
师傅又说了些别的,就拎着水桶去给客人浇水。

当时是凌晨7点多,山上巨冷。。。
因为我之前有说过有的客人会叫起来或者站起来,要忍住。
朱朱说,没事,我不会的,我能忍得住。
我嘱咐了朱朱,可能会冷,朱朱说,我不怕,我火力旺。
那天我穿了个里面带毛的衣服,朱朱依然是短袖。。。
然而,浇水的时候,朱朱并不是她想的那么能忍。。。
一直抖,一直喊,好像有人掐着脖子的那种叫。。。
这绝对不是冷的那种抖。

师傅在她背后边念经边指着朱朱,好像要赶走什么东西的样子。
因为12号晚上11点,有个女生去做法事,也是超级冷,可是女生没有这样抖,也没有这样叫。
师傅浇水完,我就拿着毛巾走过去问朱朱,你还好吧。。。
朱朱说:omg,太刺激了。
我说,你知道你叫吗。
她说,我知道我叫啊,可是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真的太难受了,现在我的手是麻的,脚也是麻的,都不能动。
朱朱去换衣服的时候,师傅跟我说,她身上有鬼,她的九尾狐,不好。

我转身就想跟朱朱说,你身上有鬼,师傅做了个叫我收声的动作,说,别说了,她会怕。
我们开车回来的路上,朱朱就跟我说起了她那些车祸的事情。还有各种自从请了狐仙之后的各种离奇的事情。
当时她没有想那么多自己怎么会那么倒霉,根本就没往佛牌身上想。

后来朱朱意识到这些不好的事情都是九尾狐带来的时候,就找了一个庙把牌埋了起来,但是这位九尾狐仍然跟着他。
而且这个九尾狐开心就过来找她,不开心就走开,也不是一直在朱朱身边,然而还不能彻底赶走。。。
朱朱后来还一直在感慨刚刚浇水的时候,她是有多么震惊。

之前听说,女生佩戴九尾狐可以增加自己的魅力,让自己越来越漂亮。。。
但是很多做牌的师傅只是把冤死的女鬼收进牌里。。。酱紫怎么能叫你越变越美。。。
根本就木有九尾狐的灵在里面。。。
 
 
 

威严的泰国女师傅!

想起来刚开始在泰国寻师傅的时候,遇到的一位女师傅。
这位女师傅,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我不知道我这有限的语言能不能形容出来。。。

这个师傅家不是住山上,但是很偏,是个村子里。
要七拐八拐才能到。
到了一个村子里面,翻译停好车。
这个村子里竟然有停车场。。。还挺大。。。
还有一个很大的凉棚,有桌子,椅子,供人们休息的地方。
停车场旁边,
正在修一尊很大的佛像。
离佛像远点的地方,有两排厕所,厕所很长。
洗手池也很长。
男女厕所分别得有十几个蹲位吧…
这个场景在农村看起来有点气势恢宏啊!

翻译说,这是善信们给这位师傅修的庙。
然后,步行拐弯,就到了师傅家。
师傅家不是特别豪华,但是地方很大。
他们家没大门,

刚拐进来的右手边,有个高的凉棚,有几位老人在那里干活。手工活的那种,一开始没有看仔细是做的什么。
往前走走,有好多男男女女在那里排队等师傅看事。
再往前看就是师傅的法堂了吧。

院子里有棵树,树上挂着一个比较大的蓝牌子。
国内路牌那种,铁的,蓝底,白字。
上面密密麻麻的用泰文写了一二三四五几条内容。

我就让翻译给我解释下。
大概意思是:
不给别人代算卦,要自己来。
不可以问死人的事情。
不找丢失的东西。
类似这样敬告客人的内容。

看着前面排队的人,我想着得什么时候才能排到我啊。。。
我就无聊的走到刚进来的地方,看那些老人在做什么。。。

老人们用芭蕉叶和芭蕉梗做成盘子状,方方正正的,有4个格子的,有6个格子的,有8个格子的。
每个盘子里的东西都不一样。
有的是放煮熟的糯米,红绿小人,有的是插着小黑棋,有的是放的小黑牛,还有的放着彩豆豆,都是很小很小的东西。
他们每做完一个盘子的东西都要放在靠墙的地方,但是他们都是跪着挪动到墙角放下…
不是站起身来。

有的盘子里放的是一种绿色的树叶,卷在一起,我问翻译,这个树叶是什么啊。
翻译说,这里的一种树,叫爱情树,是很多师傅做和合或者情降法事用到的。
一会一个女的从师傅法堂屋里出来,说师傅叫我们进去。

翻译说,师傅看你是外国人,所以优先。
进去看到师傅的第一感觉,就是威严!
真的只能用威严来形容。

师傅长的很端正,不能算漂亮的那种,但是也不丑。
别的泰国师傅都是盘腿坐地上,坐凳子的师傅还真不多见。

女师傅虽然坐着,但是应该是很高的那种,大约得有一米七吧,坐的直直的。
穿了一身黄色的衣服,绸缎的。
有点像中国练武术穿的衣服。
腰上还用绸带扎上了。
她的头发很长,扎的高高的,编了一根粗粗的辫子,都能放到腿上。
脸上化着很浓很浓的妆,有点像舞台妆,眼线是挑上去的,青蓝色的眼影,而且眉心还有贴的亮晶晶的钻片。。。好像是月亮形状的,但是真的没印象了。
她的背后摆了满满的一架子的东西,有供的各种佛像,还有一些瓶瓶罐罐,反正很多东西,都快摆到屋顶上去了。
但是是黄色调的,或者用黄色布盖着,没敢看太仔细,因为她太威严了,一种很压着的感觉。。。
她的脚边跪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戴着眼镜,好像秘书一般,手里拿着笔,纸,记录事情。

我看旁边的翻译,跪在那里整整齐齐。。。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这位翻译是穆斯林,向来不信这些,所以带我去见别的师傅时候,他都很放松,也不会像别的泰国人那么恭恭敬敬的样子。
但是今天不同了!
他一直很小声的跟师傅说着话。
一开始师傅说话还算温柔,还对我友善的笑了笑。

师傅跟翻译交流了几句,翻译说叫我把名字,生日写到一张纸上给师傅。
还叫我拿了20B的硬币给她。
等于这个算命就20B,相当于人民币4块钱。
师傅拿到我的生日,看了看,忽然声音就高了起来,而且很严厉,变成了像男人的声音,用手指着我,很生气的跟翻译嘟嘟嘟嘟的说了一堆话!
我小声问翻译,怎么了?
翻译都木有理我,继续唯唯诺诺的应着师傅。

说了一会,翻译转了下身,跟我说,师傅说你下次不要带脖子里这根绳子来这里!
我脖子里是前一天我的师傅做完法事给我绑的平安线。
手上也有。
一根线而已。
我说,很严重吗?

翻译说,师傅不叫你带,刚刚说叫你出去,我跟她解释说你因为不懂,就原凉你了。
师傅还说你脾气不好,还有什么不好的。等我出去和你说吧。
你跟你男朋友的事情,师傅说和好比较难,她只能试试。
翻译又和师傅说了些话。

然后,师傅脚边的女人撕下了一张纸给翻译,我们跟师傅道谢后就出来了。
翻译出来跟我解释纸上的内容说,师傅叫这个月的几号,你去放生9尾鱼,21只青蛙,9只鸟,还需要你的9根头发,你男朋友的9根头发!
过几天你还要回来这里,然后把这张纸再给前面做手工的那些人,叫他们帮你做芭蕉盘子。这些人会看懂师傅要他们做什么样子的盘子给你。
他们做完盘子里的东西后,师傅就会给你做法事了。
我当时连男朋友的一根毛都没有,别说9根了。
后来就没有再回来了。

回城里的路上,我问翻译,这个师傅为啥看到我脖子里的白绳会那么生气。
翻译说,可能是两个教派不和吧,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师傅说的话,是一种方言,周边很少有人讲,我只能听个大概。
 
但是师傅一开始跟我闲聊的时候,却是我能听懂的话。
这个师傅属于什么教派,用什么法门,
我也不知道。
翻译也不知道。
只有鬼才知道吧。

上次有个女生问我,你们师傅师从谁啊?
啊,我怎么知道。。。
我只知道师傅能做好情降,管他师从谁呢。
师傅的学生有三六九等。
未必教授的学生各个都能成才吧。
 

原生家庭的影响!

写点跟灵异无关的事情吧。
我有个小我7岁的姐妹,就叫杜杜吧。

她整天炸炸歪歪的,看起来没心没肺,每天看起来很开心,特别够意思的女孩。
最近交往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
她跟我说:一天24小时,我有23小时半在想着要和他分手。。。
我说为啥?
她说,我心里特别不踏实,他一会不联系我,我都觉得他在别的女人在乱搞。。。所以我就想分手!
omg!这是种什么心态。

有一天我们出去玩,她跟我聊起来她小时候的事情。
关于爸爸妈妈的。
她说小时候,大概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爸妈感情特别不好。
爸爸外面找了女人,半夜不回家。

妈妈晚上1,2点,不睡觉,把她从被窝里喊起来,出去找爸爸。
那时候没有手机,
妈妈就带着她挨个小区的喊。

风特别大,天特别冷,她穿的很少,妈妈也穿的少。
妈妈每栋楼下面都喊爸爸名字,叫她也喊爸爸名字。
妈妈不管她困不困,累不累,不管明天她是不是要去上学。

她说,这件事情记得太清楚了,现在想想都说不上来的难过。
她跟我说:那时候我小,我做不了主,我既害怕妈妈,又害怕爸爸,我也很心疼妈妈,但是我没觉得爸爸有错。现在我知道,妈妈是把我当成让爸爸回来的筹码,可是她根本不管我的感受,
我只是她的筹码而已。

现在他们50几岁了,每天还是吵,大事小事都要吵。
有次吵架吵到离婚。
她在公司上班忙到昏天暗地。

妈妈一个电话过来,就非要她回家。
她说妈妈我太忙了回不去了。
妈妈说,我和你爸爸要离婚了,你回来吧。

杜杜说,离吧,我不回去你们也可以离。
妈妈震惊了,说,我们离婚不离婚你都不介意的吗?
杜杜说,早该离了,离了大家都安静。

第二天,杜杜还是请假回家了。
爸妈貌似已经不想离婚了。
妈妈问杜杜,我们离婚不离婚你都不介意吗,你那么不在乎我们吗?

杜杜说:我没有不在乎你们啊,你们觉得离婚会开心就离,跟我没什么关系,离婚了你们也是我爸妈,只是几十年来你们吵来吵去太累了,你们不累,我都累。
后来杜杜跟妈妈提到了小时候寒风里带她找爸爸的事情。
妈妈问杜杜,你竟然还记得?

杜杜说,呵呵,我为什么不记得,我又没痴呆。
杜杜跟我说:妈妈竟然问我怎么还记得这件事?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她知道吗?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每次想起来我心都会揪着疼的事情。
后来杜杜跟我说,我真羡慕你,每天跟爸妈打电话,每天都可以聊很久,我跟爸妈什么聊的都没有。
我什么都不想告诉他们,开心的,不开心的,我什么都不想叫他们知道。

我觉得他们对我来说好像路人一样。妈妈每天在家作,爸爸每天都是大脾气。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待。
但是爸妈好像真的很想知道点我的什么事情。我接个电话他们会问是谁,发个信息也会问我跟谁发信息。

我对杜杜说,那是因为爸妈爱你,关心你啊。
杜杜说:我觉得他们的关心好尴尬。
大家看到这里,是不是会觉得杜杜不孝顺。

其实杜杜蛮孝顺的,给爸妈买东西从来不吝啬,爸妈过生日她会绞尽脑汁想着要送什么礼物给他们,叫他们开心。
只是,她不想和爸妈相处,不想跟爸妈生活在一起,不想看他们每天吵吵吵!
我不知道杜杜的爸妈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也不知道杜杜爸妈每天都是为了什么会吵架。
杜杜总跟我说,幸好,我没有抑郁。

写这段我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两个人结婚,如果当初就是仇家也不会在一起吧。
为什么很多人结婚了却把日子过的像仇人一样?
两个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吗?
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孩子看你们吵架,参与到你们的战争中?
 
 
 

被麻风病马来人下降头的表姐!

八一下另一个朋友,也是跟情降有关系。
其实这个朋友身上的料特别多。
一件一件的来。
反正他也不懂怎么上中国的网站。

大概介绍一下他。
我认识他的时候是新加坡人。
姓郭,kok,我总叫他郭老板。

早前,他爸爸是马来西亚的大将军,很有名气。
妈妈是富有家庭的小姐。
家里一直做着生意,生意做的很大的那种。
家里有13个孩子,其中两个是郭爸爸手下战士的遗孤。
郭老板是最小的孩子。

后来沙捞越被马来人占领了,郭爸爸就带着全家人移民去了新加坡。
在新加坡郭老板一家也是土豪,修路,做建筑,做木材,给肯德基供鸡肉。
我认识郭老板的时候他已经40岁的人了。

郭老板因为感情受伤,然后就自己去泰国住了。
已经在泰国住了10年了,泰语说的非常好。
2012年,我在泰国玩了三个月,就住在郭老板开的一个民宿里。
就这样认识了郭老板。

因为我是去玩的,郭老板整天也没事。
整天混一块玩。
我就知道了很多郭老板的事。

郭老板有个表姐,人特别漂亮。
在马来西亚的一所小学里教书。
未婚夫是个飞行员。
两个人很恩爱,家庭条件也般配。
两个人真的是郎才女貌。
很快就要结婚了。

可是后来,表姐被一个马来人下降头了。
这个马来人是表姐学校里的看门老头!
这个看门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还是麻风病人。
他老早就看上了表姐。
可是表姐是个大户人家,
他只是一个糟老头,
表姐不可能嫁给他。

所以,麻风老头就给他下了降。
表姐就稀里糊涂的跟这个老头结婚了。
而且生了三个孩子。
未婚夫知道表姐要嫁给麻风老头的时候,整个人就疯了!是真的疯了!好端端的一个飞行员,变成了疯子!
直到现在都是疯疯癫癫的。
家里人怎么劝都劝不住表姐。
表姐以死相逼啊。
家里人一直觉得有辱门风啊。
但是没办法,就随了表姐去。

家里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根本就没有往中降头这件事上想。
过了好多年后家里人开窍才知道是中降头。
然后找师傅解降。
可是已经晚了,
表姐有了三个孩子,她不想孩子们没有爸爸,麻风老头对她也还好。
就这样过下去吧。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中间细节郭老板并没有跟我讲太多。
大家看了心里什么滋味呢。。。
如果当时表姐没有被麻风病老头下降,和飞行员一定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吧!
 
今天有位女同学跟我说,听说哪里的师傅都是假的,哪里的师傅都是真的。
不要以偏概全,没有全部是真,也没有全部是假这一说法。
大家只是听过泰国,柬埔寨的师傅有多么厉害,但是,最没道德,没人性,没底线,法术最厉害的是马来西亚的降头师!
是马来人,不是我们说的华人乩童或者泰国移民过去的。
 
 
 
我说的马来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人,不是有马来国籍的印度人或者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