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情降法事_情降-泰国情降

说一说这几年去泰国做情降遇到的人、鬼、神…

今天一朋友又失恋了。他俩七年的感情,我一步一步看着过来的。从之前的甜甜蜜蜜,到现在的行如陌路,别说她难过了,我都觉得心酸。今天就想开扒我这几年见识到的奇葩感情案例…
 
因为这几年一直带客户去泰国做情降,找我的人都是感情出问题的。每天都要听不同的客户叙述各种不同的感情故事,负能量满满,分手理由各种各样,很多分手原因太毁人三观了!
 
从小在国内长大,之前对鬼啊神啊这些事情没有被灌输过,后来带客户去泰国做情降遇到的各种鬼神的离奇事情,也真真的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这些事情我也必须八一八…不扒都对不起我这几年往返泰国的机票钱。
 
 
 
我写的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从2013年做情降到现在遇到的事情。没有别人写的鬼故事那么引人入胜,因为我只是凡人,会撞鬼,可是看不到鬼的样子,也不会制伏他们。只能把自己肉眼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写下来。要是不信这些的,就当小说看看吧。
 

籽籽是我小名

第一个事情先讲起!
76年的一位姐姐…跟老公结婚十年,一直都是情投意合,同事,朋友,亲人眼中的模范夫妻…姐姐为了老公法国留学,卖了一套房子供他留学。平时的生活也是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几乎没有矛盾争吵,姐姐说,因为这个男的事事都会让着她,她本身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所以生活一直平安安逸,我觉得幸福的婚后日子 ,大概就是如此吧。而且十年一直这样,会过到一辈子吧。
一开始我俩只是微信聊的时候,姐姐发我一张合照,他俩在国外拍的,姐姐小鸟依人,看起来也就是20几岁的样子,老公很艺术范儿,俩人幸福的笑着!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我知道姐姐说的幸福生活是真的。
直到12年7月份时候,姐姐看到老公的穿衣风格变了,之前从来不在乎穿,几乎是不修边幅的艺术家风格,忽然风格变成修身西裤衬衣了。出去逛街买衣服也很频繁。
姐姐一开始并没有想太多,可是,不久后,老公忽然说,咱们离婚吧…直接一个晴天霹雳…
从姐姐发现他穿衣风格改变,到他说离婚,时间间隔很短暂,没有太多的过渡,更没有抓小三,跟踪调查…一切都那么突然。
姐姐没有同意离婚,男的就搬出去住了。因为之前俩人在单位附近租的房子,每月租金9000多,老公搬走了,姐姐自己拿房租,也是压力大。姐姐说,虽然压力大,但是这里有他气味,有他的影子,就想在这个房子呆着。心里会好过点。
后来姐姐也知道了,老公说离婚是因为有小三…姐姐没闹,没有去问过一次关于小三的事。姐姐说,她一直觉得梦一场,很伤心,每天很没精神,没心情,但是没有哭过一次。

籽籽是我小名

有次姐姐在家一个人包馄饨,三只猫围在身边,像往常一样。忽然包着包着泪就下来了,她说这下子才感觉到疼,才想好好哭一场,感觉到那个人真的离开她的生活了。
后来回家过年,姐姐的姥姥90多岁了,生病卧床,一直拉着姐姐的手问,今年怎么不见他回来啊,你俩是该要宝宝了…姐姐说那一次,是分开后第二次哭。
中间姐姐给我发了一个文件,写给那个男的信。看完真的是热泪盈眶!

籽籽是我小名

刚过了年,姐姐就和我去了泰国,到了阿赞的家里做法事。
师傅说先点蜡烛看事吧。
就是一桶水,桶上横根尺子,尺子上粘根点着的蜡烛,蜡烛燃烧,蜡油滴到水面上…这跟蜡烛上写上姐姐名字,师傅诵经,直到蜡烛燃完…滴在水里的蜡油会形成各种图案,这些图案就会告诉你,你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会落到这个结果…
蜡烛燃完了,一大团蜡油漂在水面上,我是真分辨不清楚这是什么。(一般情况,图案很清晰,或者文字,或者动物,一看就懂)师傅说,这是中国字,是人的名字,重叠着写的,我不认识,你们三个看吧。就是这个人,叫你们分开的!你想想,你做过什么让这个人不满意的事情,他死了都不原谅你…而且,现在这个人在你身上…(三个人,是指我,姐姐,翻译)
姐姐想了半天,告诉师傅,这个人的名字是她公公…三个字,摞着写上面的…(摞着写,就是先写一个字,在这个字上再写一个字)她公公的最后一个字是:才。从图案上,能看到图案的最下面是才字的一撇,和竖钩…

籽籽是我小名

我问:你公公不在了吗…
姐姐说,他去世了,但是我们跟老人不一起住,节假日才回去看望他们,也没有正面矛盾,只是他们看我没有生孩子,可能怨恨这个吧。
姐姐又说,她公公去世一周不到,她老公就说离婚了…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十年了,没有孩子,老公还是独子,应该是老人比较介意的地方吧。
法事下一步,师傅要把这桶水浇到姐姐身上,把身上的脏东西赶走。
姐姐站悬崖边,背对我们,师傅站在他后面,一边念经一边浇水。我跟翻译站到比较远的地方聊天。
水刚浇下去的第一下,姐姐就从凳子上站起来,大声喊救命啊,我快死了,不要浇了…
说实话,来了那么多客户,我第一次看到有站起来的,还大声喊救命的…
师傅也急了,喊着翻译,叫翻译告诉她,坐好了!
姐姐坐下去了,还是大声继续的喘着气。看后背很痛苦的样子。
浇水后,我赶紧拿着毛巾过去给她,她还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晚上我送她去机场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浇水的时候你为啥大声叫啊。
姐姐很惊讶的说,我只是喘不上气来,但是没叫啊…
从此,我就有了当他们做浇水法事的时候录视频的习惯了…

籽籽是我小名

在后来的聊天里,姐姐和我说,他公公临死前就是喘不上气…应该是得了肺病去世的!
大概不到一个月,姐姐公司解散,同事们要一起去清迈旅游纪念,顺便她去师傅家感谢师傅。那时候俩人还没彻底和好,已经缓和很多了,老公开车送她去的机场。已经是很好的进步了。
中间姐姐快承担不起一个月9000的房租了,想退掉房子的时候,老公就搬回了家里。日子又回复到了以前。

籽籽是我小名

其实上一段的故事结束了,只是我又想起了姐姐写给老公的信。那封信让我一个局外人看的眼泪哗哗。
姐姐一直觉得俩人分手,包括老公的劈腿都是自己做的不对。
平时俩人在家,都是老公做饭。姐姐总抱怨说,为啥不好好做顿饭,总是凑合。后来反思,我俩都是一样的时间下班,我累,他也同样累,吃饭这件事,我最多都是伸手张嘴吃,我什么都不干还得埋怨他。
每次去婆婆家,婆婆照顾他到无微不至,姐姐说,我和婆婆做的比起来差远了。如果她自己做的和婆婆那样好,他就不会离开了。
在泰国见面的时候,姐姐也在说自己的不是,她没有说过一句老公不好,也没有说过小三的

籽籽是我小名

不好。
我见过太多分手,被分手的一直都在责骂对方,骂到体无完肤,撕破脸的很多,两家打起来的都很多。
像姐姐一直这样责备自己的不多。
但是姐姐没有想到他的离开会是因为没孩子导致的。而且老公是独生子。
十年是什么概念啊,在我看来都可以长长久久的过下去了,十年又分手,在你生命里存在了十年的人,要离你而去,这是什么感觉…

籽籽是我小名

14年的事吧。
那次好几个客户去泰国做法事,所以租了一个小别墅住。
鬼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小别墅里…
当时别的客户走了,就剩下我和俩朋友(一男一女),还有个客户,称呼L妹吧。一共四个。
晚上还要来一个女生。家里开麻将馆的,称呼麻将妹吧。
L妹是南方一个富裕城市的姑娘,年纪比较小,很可爱,很爱美,也瘦瘦小小的,但是胆子很小,特别怕鬼啊神啊的。她也是来求和好的。和好速度也很快,但是他们的事情没什么看点。这里不叙述了…
麻将妹是上海人,那天晚上到泰国。我跟男生朋友有事出去了,晚上回来的时候麻将妹睡下了,还没正面见。

籽籽是我小名

刚一进别墅门,L妹就拉着我问:亲爱的,你看我壮吗。你看我肥吗。我说没有啊。
她又拉着我男生朋友问:你看我壮吗,肥吗。男生说没有啊。
看她一脸气呼呼的表情,我们问咋了。
她说:上海来的那个眼是不是瞎啊!她一进门我们就打了招呼,过了会,她跟我说,美女,刚刚看你不胖啊,现在仔细看你挺壮的…
哈哈哈,女生都很在乎别人说她胖吧。关键L真的不胖啊。
然后一晚上,L就很气愤的骂那个上海女孩。
第二天晚上才看到麻将妹。
麻将妹挺胖的,个子也很高,坐下就开始八他自己的事。
她家开麻将馆,比较有钱,男孩是上海本地人,从小爸妈不要他,一直跟着外公住在一间很小很小的房子里,日子很穷。
这个男生一开始做销售,后来嫌累不做了。
后来去麻将馆帮忙做工,做了没几天也不做了。
他俩好的四五年里,都是麻将妹一直给他钱花。
他一直游手好闲。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

人名

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新闻正文